拖欠门店百万“卡金” ? 东田造型陷债务纠纷

2020-07-09
来源:北京商报

东田

一度是中国时尚美业第一股的东田时尚,自退市后逐渐势头渐弱,如今更遇到加盟店纠纷。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地处北京三里屯时尚地标的东田造型门店近日传出“副总裁撬锁”的尴尬戏码。该店承包人透露,所属公司拖欠了门店超100万元的会员卡卡金。此外,经历了上市、退市到如今陷入纠纷,东田时尚(北京)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田时尚)也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其中距离最近的日期为2020年5月29日。

百万欠款久未收场?

东田造型三里屯门店承包人Tony(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忆了被所属公司高管撬锁的尴尬经历。

北京三里屯的夜晚从不缺热闹。6月1日晚7点,本是理发店一天生意最好的时候,Tony却决定将开业多年的东田造型三里屯店暂停营业。

“总公司拖欠巨额卡金,疫情期间门店收入降低,所以我们决定先暂时停业。”Tony称,当时自己只是停业两天,6月3日再回来时,店门的锁被撬。门口贴着通知:“限今日17点前,员工清理完个人物品”。

很快,Tony就了解到,带头撬锁的人是东田时尚副总裁。这个时期,仍在Tony的承包期之内。

公开资料显示,东田时尚旗下最知名的品牌便是“东田造型”。

东田时尚副总裁为何半夜带人撬自家门店?东田造型三里屯门店的经营权到底归谁?据Tony透露,从2018年开始计算,东田时尚已经拖欠三里屯店会员卡金达一百多万元。

Tony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一份东田造型承包经营合同中显示,2018年9月5日,Tony、陶子(化名)、大卫(化名)三人以共30万元一年的价格承包下东田造型三里屯店,承包期三年,从2018年9月26日到2021年9月26日,门店自负盈亏。

此外,这份承包合同还显示,除一年30万元的固定承包费外,三里屯门店还需支付每月10万的店租,并且约定门店年经营额至少要达到750万元,并按照5%缴纳提成承包费。此外,公司还规定,三里屯店会员充值的卡金需要上交60%给总公司,这部分卡金将在该会员进行消费时,再划拨到门店账户内。针对品牌宣传广告费和产品进货等,东田时尚也做出了具体规划。

“上缴后的卡金就没有发下来过。”Tony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截止2019年9月30日,东田时尚拖欠三里屯门店卡金共计1017814.66元,双方还因此对薄公堂。

在双方合同解除协议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双方曾约定在2019年11月30日,东田时尚(北京)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东田造型)要支付tony一方合同保证金287149元,会员卡金1017814.66元,共计1304963.66元。

东田2

不过,Tony并未如期等来东田造型在协议中承诺的打款。直到2020年4月29日,Tony向东田时尚邮寄了限期付款通知书进行催款,并表示,对方如果未在5月31日之前支付垫付费用,自己将于6月1日解除协议。

东田3

双方各执一词

针对拖欠巨额卡金、以及门店撬锁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电话采访了东田时尚副总裁陈岩。陈岩表示,卡金的纠纷非常复杂,并解释,“不存在撬门锁,因为店铺的经营所有权都是属于东田公司,而且三里屯门店已经拖欠1个月的店租,东田造型有权收回店铺。”

对此,Tony表示,东田造型三里屯门店5月的租金确实未交付,“但这笔费用应该在东田造型所拖欠的金额里扣除”。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以不支付店租来抵消集团公司拖欠门店的预付卡卡金,该做法并非双方达成一致的方案。

对于东田造型旗下门店是否已无直营店的问题,陈岩表示,目前东田造型的门店均是以承包和加盟的模式进行相应的合作。

东田1

6月30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东田造型三里屯门店时发现,该店大门敞开着,店内已停止营业,并有3名男子在测量造型台的长宽。询问得知,他们均是东田造型其他分店的员工,这家店将被转手给其他门店承包商。

对于上述纠纷而言,北京俊理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李俊理认为,东田时尚在合同未到期以及满足合同解除条件未成就情况下撬门入室,未按双方签订的《合同解除协议》退还承包人缴纳的履约保证金,不支付承包人垫付的费用,这些做法严重侵害了承包人的合法经营权益,违反了双方合同的约定和法律的规定。

李俊理对记者表示,当前企业经营过程中的承包情形非常普遍,其中涉及的法律问题也较为繁冗复杂,如承包过程中企业的经营管理、人事任免、劳动用工、对外责任承担、管辖权约定等问题,如果缺乏有效的争议机制和风险防范意识,往往会酿成纠纷,陷入责任主体无法确定的困局,或导致诉讼程序推进缓慢,额外增加诉讼成本。

被拖欠会员卡卡金的不止东田造型三里屯店一家。

据记者从东田时尚核实到的消息显示,东田造型瑞士公寓店等门店也存在拖欠卡金的情况,但原因是门店经营比较困难。另据集团办公室多名员工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东田时尚拖欠自己一共14个月的工资。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东田造型品牌的官方微信公众号长时间未更新,发布的最后一条信息停留在2019年1月16日。不过,东田造型品牌的微博平台仍处于正常更新中。

品牌如今债台高筑

不同与今日的尴尬形成对比的是,创立之初的东田造型可谓是风头极盛。

公开资料显示,李东田在1999年创建东田造型。2016年1月29日,东田时尚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东田时尚麾下拥有东田造型、D.T东田发型空间、D-Space东田运动、DMD东田专业摄影等品牌。“东田造型”为东田时尚旗下最知名的品牌,“东田造型”拥有接近 40 家全资子公司,25家直营理发店。

据当时东田时尚的招股书显示,李东田作为公司实际控股人拥有公司29.65%的股份,公司前10大股东中,有红杉资本、中金佳泰、信中利等投资机构,尚雯婕、吕燕等明星也出现在员工持股名单中。东田时尚的收入分为四块,美发化妆、造型师经济管理、专业摄影以及运动健身。

每个板块的毛利率均高达90%以上,2013年、2014年、2015年1-7月的营收分别为2亿元、2.4亿元、1.2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14.6万元、4513.02万元、3588.84万元。

截至2018年6月13日退市,东田时尚所披露公告显示公司处于盈利状态。

但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后续东田时尚以及创始人的现金流却十分紧张。

2017年2月6日,东田时尚发布股东股权质押公告,东田时尚董事长李东田质押全部股权,用于个人借款。公告显示,本次股权质押用于李东田个人向杭州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申请贷款4100万元。质押期限为2017年1月26日起至2018年1月25日。

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信息,在2019年10月14日发布的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支行与东田时尚(北京)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中,李东田并未还清2017年所质押全部股权的借款,截至2019年5月16日,李东田尚欠本金31653481.98元,尚欠利息及罚息1946738.07元。

北京商报记者整理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发现,从2019年1月14日到2020年5月29日,关于李东田一共有23条限制高消费令,内容涉及劳动欠款、买卖合同纠纷、未执行给付义务等。

同时,东田时尚也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其中距离目前最近的日期为2020年5月29日。

执行

执行1

经营成本人力占半数

美发行业看似低成本经营,实际背后开销并不少。

在美发业有14年工作经验的发型师阿伟(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除房租、水电,工商税务支出外,发型师的工资要占据门店营业额的50%。而2020年疫情期间整个美发业客流量大幅度减少,有些门店客流减少约一半以上。据阿伟透露,业内发型师的提成一般为消费者消费金额的33%到42%,而明星发型师能拿到50%以上比例。

“很多客人是跟着理发师走的。”阿伟表示,在美发行业,好的发型师十分抢手。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不同理发师之间的收费价格存在巨大悬殊。在美团点评平台对比可见,东田造型国贸商城店的洗剪吹价格表中,单次最低价为288元,最高的“明星发型师剪发”则要1000元。距离不到一千米的另一家发型店,单人剪发只需48元。

北京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卢连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市场上的美发店一般分直营店、加盟合作店和个人工作室这三类,直营店由总部出资统一装修、管理、培训、标准化服务程度高,但也面临投资压力大,目前加盟合作店较多。针对加盟门店存在开业速火但后劲不足的情况。卢连德认为,美发门店需要留住核心优秀的员工和骨干成员,不能只利用总店的明星理发师进行宣传销售,还需要提升自身的技术和服务水平。

东田造型副总裁陈岩在采访中透露,公司加盟方式是内部加盟,加盟店的承包者都是公司多年的老员工,公司也会通过分股份的方式去留住技术骨干。

除了造型师这一核心的人力成本之外,如果是定位核心商圈的门店,租金等开销也是硬成本。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现今北京美发市场规模较大的加盟模式品牌有木北造型、东方名剪等。美团点评的数据显示,仅在北京地区,木北造型一共拥有150家门店,东方名剪则有50家门店,其中木北造型的门店最为密集,仅在潘家园附近1公里内就有4家门店。

在门店定位上来看,东田造型更偏向商业商圈。据百度地图显示,目前东田造型在北京共有18家门店,均位于热门商圈附近。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实习记者 赵方园/文并摄  部分图片来源:受访对象供图、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截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