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地域禁锢 河套酒业或被收购

2020-01-10
来源:北京商报

作为内蒙古酒业头部企业的河套酒业是否将被收购?近日,有消息称四川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川发展”)拟收购河套酒业66.7%股份,且收购已进入了最后阶段。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河套酒业相关人员,但该人士表示,对此次收购事件并不知悉为由,拒绝了采访。事实上,通过梳理近年来河套酒业业绩不难发现,从谋求上市到待价而沽,谁将成为下一个接盘手也成为了一大悬念。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河套酒业近年来业绩不断下滑,尽管河套酒业积极调整产业结构,但是由于省内市场受到名优酒以及其他地产酒品牌挤压,加之无法进一步拓展省外销售市场,使得此前声称有意上市以及百亿梦想终将成为泡影。

待价而沽

北京商报记者在获知该信息后,致电“川发展”相关部门,该部门工作人员表示,针对消息是否属实需询问集团公司。但截至发稿前,川发展集团电话并未接通。

实际上,自2006年“孔府家”欲引入河套酒业以来,在近十余年间,众多河套酒业拟被收购的消息不绝于耳,其中不乏金徽酒业、五粮液以及中粮等上市企业,但并未取得实质性结果。

在众多收购中,最为接近成功的便是四川发展酒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川酒投”)传出与河套等酒企洽谈收购。提及川酒投,便不得不说起该公司背后第一大股东及第二股东分别为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商报记者翻阅资料发现,2018年10月,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出资收购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的四川发展酒业投资有限公司12%股权。与此同时,根据天眼查显示,川酒投的第一大股东为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其余两大股东为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和道投资有限公司,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49%、42%与9%。

有分析人士认为,若此次收购成功也就进一步预示着,以泸州老窖为代表的川酒有意将进一步抢占北方市场,从而扩充销售地域版图。

对此,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表示,通过收购其他地区酒企,将有助于泸州老窖等四川酒企优化销售区域布局。加之,河套酒业作为内蒙较为知名酒企,如成功收购将直接做大泸州老窖体量,并实现进一步增长。

尽管近年来河套酒业被收购的传闻不绝于耳,但此前河套酒业曾一度高举上市大旗,欲谋求上市。据相关资料显示,在2011年河套酒业便传出将上市的消息。在随后的2016年,河套酒业有提出未来三年之内河套酒业年销售额恢复到20个亿,在五年之内年销售额要达到30个亿的目标;又于2017年提出“三年战略”规划,2017年实现销售额18亿元,2018年实现销售额20亿元,2019年实现销售额25亿元。

WechatIMG5

冯若男/制表

然而,按照如今的发展速度而言,欲达到该目标仍面临一些挑战。

产品调整

对于今年业绩是否达到2017年规划预期,河套酒业相关部门人员并未提供具体数据。但是,为达到销售目标,河套王近年来主动调整产品结构,但效果却甚微。

今年8月,河套酒业“河套王系列”两款新品上市,分别为52°典藏尊享河套王、河套王喜宴用酒,该产品定价分别瞄准次高端价格带以及终端价格带。

WechatIMG4

对此,北京卓鹏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田卓鹏表示,随着消费升级不断提升,以河套酒业为代表的地域酒在迎合主流消费向省外扩展,深度布局泛板块化市场,并将销量、收入、利润向主流品牌核心单品集中。

针对河套酒业相关产品销量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部分商超发现,在终端市场难觅河套王相关产品。另外,记者通过电商搜索河套酒业,仅在京东与酒仙网上发现了河套酒业官方旗舰店,但产品销量均不尽如人意。

尽管河套酒业顺应当下消费形式着手发力中高端市场,但却收效甚微的背后,却隐藏着河套酒业域禁锢难破,省内外市场承压的不争事实。

昔日“蒙古王”

此前,在河套酒业2014年营销工作会议上,河套酒业董事张庆义曾提出“百亿梦想,北国酒都”的远景目标:到2023年,销售突破100亿元,将河套酒业打造成为“北国酒都”。但是,与“丰满的理想”相反的,是河套酒业“骨感的现实”,时至2016年,河套酒业白酒主业却仅实现营收约12.64亿,利润指标超额完成8000多万。

造成现实与理想如此大差距的原因,主要由于内蒙古地理位置因素,同位于西北的众多白酒企业纷纷将内蒙市场作为主要的样板市场。其中,自2018年起,金徽酒加快省外市场建设,新开发内蒙古市场,并于2019年明确市场开拓目标为提高省内市占率,在陕西、宁夏市场全面推进,重点突破新疆、内蒙古、青海等西北市场。除金辉外,西凤酒、青青稞以及一系列全国化程度较高的酒企而言,内蒙市场更是一块儿必争之地。因此,河套酒业在省内销售市场受到严重挤压。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尽管近年来河套酒业不断调整产品品牌结构,但是由于省内市场受到名优酒以及其他地产酒品牌挤压,加之无法进一步拓展省外销售市场,使得品牌提及的百亿梦想与上市之路终成泡影。

北京商报记者 刘一博 冯若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