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频道 > 市场

养老驿站的理想和现实

出处: 作者: 网编:贾紫彤 2016-08-02

紧邻三里屯太古里商业区北侧的一条巷子里,布满了各种生意红火的酒吧、餐厅,在它们之中,一个红黄相间的指示牌十分显眼,上面标注着巷子深处居民区中的三里屯社区养老驿站,即附近居民时常挂在嘴边的“三里屯托老中心”。作为北京首家养老驿站,三里屯托老中心的前身是一家生意十分火爆的火锅店,2013年,负责管理火锅店所用房屋的三里屯街道办事处决定提前与火锅店解约,并投入几百万元的成本改建成托老中心,零租金交由龙振养老运营。日前,正值三里屯托老中心开业即将满两周年之际,北京也确定了年内将在城六区建设150家养老驿站的计划,就此,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这家经历十分“传奇”的养老驿站,并借由该样本解密这种新兴起的经营模式。

从火锅店到京城首家养老驿站

距离喧闹的三里屯太古里南区仅100余米之隔的居民区中,闹中取静地“隐藏”着北京第一家养老驿站。顺着导航来到太古里北侧的巷子里,北京商报记者就看到不时有老人两三结伴地说笑着向驿站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谈论着托老中心近期举办的活动。

走入三里屯托老中心,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这家驿站使用的是社区内居民楼边的一栋平房,该房屋与居民楼共同围成的小院就成了老人们的露天活动场所。三里屯养老驿站院长丁立娟介绍,驿站占地面积共500多平方米,有23张床位,并向驿站内居住和周边社区中的老人提供专业的照护、餐饮、助浴、陪同就医、精神慰藉、健康指导、夜间陪护等多项服务,辐射三里屯街道7个社区。

说起这家驿站的演变历史,丁立娟感慨颇多。据悉,三里屯托老中心所在的房屋原本是一家火锅店,而且是这条巷子中面积最大的一家饭馆,生意十分火爆,每年能给街道带来30多万元的房租,“与此同时,三里屯街道的7个社区遍布老旧楼区,住户大多在此居住了不短的年头,老年人十分集中,但此前区域内却并没有建设相应的专业服务机构满足他们的养老需求,而且深入小区的火锅店存在安全隐患,卫生问题也曾引发监督部门担忧和关注,因此,三里屯街道办终于在2013年决定提前与火锅店解约,将房屋改造成托老中心,将此处交由龙振养老集团经营,两年前正式开始对外营业。

丁立娟透露,目前,三里屯养老驿站可以提供社区、居家上门两种类型的服务,短期入住老人的床位费、伙食费、护理费总共在3600-5000元/月左右,日间照料费用为100元/天,一顿餐+助浴、修脚、理发一次的费用为110元左右,其他服务还包括精神关怀、无障碍出行等,收费标准根据老人的具体情况确定,“由于驿站规模有限,床位较少,现在主要接待的老人还是以附近社区居民为主,入住驿站的老人已经开始排队了”。

 “不划算”的新业态

在常人看来,寸土寸金的三里屯地区、三环内紧邻居民区的位置,肯定会成为商家必争之地,开办一家不怎么赚钱的托老中心,貌似是一件十分“不划算”的事情。

丁立娟介绍,作为北京首家养老驿站,三里屯托老中心最初就奔着驿站“样本”的目标去建设的,然而,建设一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养老驿站,前期及后续投资成本却一点都不少。“除了提前解约的经济损失外,对于三里屯养老驿站,街道办前期投入约为76万元,如果加上改造基本设备等投资,应该有几百万元,龙振养老用于前期环境装饰、文化建设、康复设备、功能益智玩具等,投入约76万元。”丁立娟表示,虽然没有租金,但驿站交由龙振运营后,人工、水电气等日常维护支出都是由龙振养老自行负责的,虽然依靠仅有的20多张床位作为短期托管、日间照料、居家服务收费每年总收入能达到几十万元,但在较高的人力和运营成本下,现在也只能做到收支平衡、略有盈余。

 “虽然龙振和三里屯驿站都属于民非性质,但我们也希望能保持持续发展实现略有盈余,如果不是有政府托底,如此规模的养老驿站,任何一家养老企业运营起来都是相对困难的。”丁立娟坦言,以人力资源管理为例,目前三里屯养老驿站共有12位员工,医疗、餐饮人员配备比较紧张,不时需要集团调配人手过来,但即便如此,驿站为每位员工支出的食宿、社保、工资等开支也高达8000元/月左右,负担着实不轻。

有欲进军北京养老驿站连锁经营的北京养老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投资养老驿站确实“性价比”不算高,因为大多养老企业建设运营养老中心还是习惯性依靠规模、中高端收费服务来赚钱,但养老驿站虽然同样需要配备齐全各种服务、人员、设施,但收费价格有限制,更无法在单独的驿站中实现“以量补价”,长期经营下去并不会给养老中心带来太多收益,可能反而会“拖累”整体经营。

连锁模式浮出水面

不过,随着养老驿站加速在京布局,养老企业对于这种新兴业态的经营思路也逐步浮出水面。两个多月前,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曾向北京商报记者独家透露,今后,本市将在社区养老领域引入连锁经营思路,尤其是未来分布广泛的社区养老驿站计划引入“酒店集团”的经营模式,而这一提法引发了不少养老企业的浓厚兴趣。

上述养老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内部计算,如果一个“驿站”改造、装修、设备采购维护等成本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驿站”开张后前3-5年肯定是不赚钱的,但如果一个企业可以掌控几十个点位,形成网络,“驿站”完全可以成为为养老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平台,比如和保险公司合作,在“驿站”中销售与老人相关的理财产品,或者集合老年人养生配餐等服务作为额外的盈利点,“其实,即便不考虑盈利,一个民非或者养老企业连锁经营多个养老驿站,在人员等资源调配、收支平衡等方面的压力也能摊薄不少”。

而丁立娟也透露,目前,龙振在三里屯区域也确实有“连锁”经营养老驿站的规划。“目前,在距离托老中心不远处武警医院北侧的原三里屯社区服务中心综合服务楼将整体交付龙振,建设一家60张床位左右的‘升级版’驿站,其中不仅会成立更多专业功能室,也可能成立护理院对接医保,解决现驿站中的医疗护理服务短板。”丁立娟表示,驿站一、二期结合起来形成网络应该能够基本满足三里屯地区的居家、社区养老服务需求。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